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医肝胆病专家

恪守医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转载 天麻治疗头痛的药对配伍规律  

2016-01-18 10:32:41|  分类: 中医验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】天麻治疗头痛的药对配伍规律  


⊙作者:王洪喜,丁元庆 ⊙编辑:小余

药对是临床固定常用的两药组合,药队是三味药以上的固定组合。从药队和药对的研究着手,是揭示中药配伍规律和制方法度的有效途径。施今墨谓“对药作用即辩证法中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的实践,非相生相克之谓”。


分析历代用天麻治疗头痛的方剂,发现天麻治疗头痛的主要配伍有:天麻配川芎,天麻配川芎、白芷,天麻配天南星,天麻配旋覆花,天麻配天南星、半夏,天麻配天南星、川乌,天麻配地龙,天麻配僵蚕,天麻配僵蚕、全蝎、蜈蚣等。

天麻治疗头痛的药对配伍规律 - 花语百合 - 花语百合的博客

天麻治疗头痛的现代临床文献研究显示,当代医家继承了古人的组方经验,或配伍活血行气药,或配伍祛风止痛药,或配伍虫类通络药,或配伍温经止痛药,尤其重视配伍柔肝补肝药(白芍、生地黄、当归)平肝熄风药(钩藤、怀牛膝、石决明、剌蒺藜)、活血化瘀药(当归、桃仁、红花)、化痰通络药(天南星、附子、僵蚕)。还体现出各种治法的综合应用,从而以适应头痛复杂多变的病机。常用的药对/药队有:天麻配白芍,天麻配钩藤,天麻配怀牛膝,天麻配白芍、当归,天麻配剌蒺藜等。笔者试结合历代本草对相关药物药性等的认识,论述如下。


1 天麻配川芎


天麻配川芎是古今治疗头痛常用而有效的配伍方法之一,这是由天麻与川芎的性味、功效特点所决定的。天麻甘缓质润之性可以滋补,又能祛风湿以止痛、平肝熄风以止痉;川芎气香质润,活血、行气、祛风、止痛四方面的功效恰合头痛复杂的病机,为六经头痛必用之药。《神农本草经》川芎“主中风入脑,头痛”。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中指出:其特长在能引人身清轻之气上至于脑,治脑为风袭头疼、脑为浮热上冲头疼、脑部充血头疼。”


天麻与川芎药对治疗头痛,二者相辅相济,一升一降,既散郁结,又平亢逆,则清气得升而逆气易降,调畅气机,通达气血,通络止痛,实为治头痛的重要药对。从历代天麻古方组成中可以看出,古方用天麻而不用川芎的极少,该药对几乎贯穿于所有天麻治疗头痛的复方中,下述其他药对例举的古方中均含有天麻配伍川芎。若川芎为主则用于外感头痛,若天麻为主则可用于内伤头痛。川芎散则有余而补则不足,升则有余而降则不足;得天麻潜降补益则相辅相成升降气机,清阳易升而痰火易降,气血易和而邪气易解。


2 天麻配川芎、白芷


《本草经百种录》:“白芷极香,能驱风燥湿,其质又极滑润,能和利血脉而不枯耗。”冉雪峰《大同药物学》谓白芷“润而合之辛温,藉其冲动挥发之力以为涵濡灌溉之助。”天麻得川芎、白芷则祛风止痛之功力胜,天麻镇潜之性可制川芎、白芷辛温走窜,川芎、白芷辛散可助天麻走肌表巅顶,且三者皆兼濡润,又可与滋阴药相互化合,可用于风寒头痛、寒湿头痛、痰厥头痛、肝寒头痛、气郁头痛、血瘀头痛、血虚头痛。


圣饼子(《普济方》引《余居士选奇方》)、祛风清热散(《仁术便览》)、淡婆婆根汤(《重订通俗伤寒论》)、祛风清上洗药(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)、清上抑火汤(《何氏济生论》)、防风雄黄丸(《杨氏家藏方》)、风药一字散(《古今医统》)、追风散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等方都是天麻与川芎、白芷同用。


3 天麻配川芎、白芍


川芎为血中气药,能化瘀滞,开血郁,上行头目下达血海;白芍微苦能补阴,略酸能收敛,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缓中”,实即养育肝脾二脏之阴,收两脏之逆气。川芎、白芍相配,一动一静,一散一收,辛酸相合既可补肝气,又可开肝郁。白芍益阴力强以补天麻甘补之不足,天麻平肝力胜能助白芍酸收之不足,且川芎、天麻、白芍皆善止痛,川芎行气祛风止痛,白芍柔肝和肝止痛,三者配伍相得益彰,能用于血虚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肝郁头痛、肝火头痛、瘀血头痛。现代文献中此种配伍尤其多见。


4 天麻配天南星


湿痰横行经络,壅滞不通,天南星善于开络中之痰,天麻善于化痰熄风,二者皆善止痛,配伍应用,相辅相成。用天麻配天南星治疗痰厥头痛,是沿用至今的重要药对之一。


大追风散(《张氏医通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追风散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八生散(《证治要诀类方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一字散(《朱氏集验方》)、太白丹(《御药院方》))、乳香丸(《圣济总录》)等,均以天麻、天南星同用。


5 天麻配半夏


天麻为治风痰之要药,善于熄风止晕;半夏辛温,为治湿痰要药,长于燥湿祛痰。半夏与天麻合用,功擅化痰熄风,二药相合相成,功专化痰熄风,主治眩晕头痛,历代医家常用作风痰要药。肝风挟痰者,每因痰随风动,风助痰势,化痰与熄风相伍,能防微杜渐,而收标本兼顾之功。


天麻丸子(《圣济总录》)、四明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羌活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天南星丸《圣济总录》)、玉饼子(《医方类聚》引《施圆端效方》)、如圣饼子(《局方》)、天麻饼(《普济方》)、沈氏头风丸(《杂病源流犀烛》)、祛痰丸(《杂病源流犀烛》)、清上抑火汤(《何氏济生论》)、太白丹(《御药院方》)、乳香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八生散(《证治要诀类方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等方剂均以天麻半夏配伍。


6 天麻配伍天南星、半夏


半夏与天南星皆为治痰之要药,半夏燥湿健脾以杜生痰之源,天南星开泄化痰以祛经络中之风痰,二药合用,祛风痰功力尤胜。天麻又常与天南星、半夏同用。天麻配伍半夏、天南星是治疗痰厥头痛的重要药队,也是镇痛作用较好的药队。


如四明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羌活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天南星丸(《圣济总录》)圣饼子(《普济方》引《余居士选奇方》)、玉饼子(《医方类聚)引《施圆端效方》)、如圣饼子(《局方》)、天麻饼(《普济方))、太白丹(御药院方))、乳香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神仙透空丸(《洪氏集验方》)、八生散(《证治要诀类方》)、太一丹(《传信适用方》)均是天麻与天南星半夏同用。


7 天麻配伍全蝎、蜈蚣、僵蚕、地龙等


头痛日久,反复发作,痰瘀阻络,根深蒂固,必以虫类非常之药搜剔方可奏效。因虫类药属血肉有情之品,行走通窜之物,不仅擅长化瘀通络止痛,而且多具搜风通络、解痉熄风之功,直趋高巅之位,可以促使脑府痰浊瘀血的消散,以畅通经隧调和脑血流和微循环。正如叶天士所说:“阳气为邪阻,清空机窍不宣……藉虫蚁血中搜逐,以攻通邪结,乃古法,而医人忽略者。”现代医家临床实践日益重视虫类透络止痛的作用,头痛反复缠绵,久病入络,配伍虫类药是十分必要的止痛妙法。


天麻与地龙皆归肝经,皆善熄风止痉止痛,天麻长于平抑肝阳,缓肝补肝;地龙长于清肝凉肝,通络化痰。二者相伍,平肝熄风,活血通络,清热化痰,可用于肝火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血瘀头痛、痰火头痛。现代全天麻胶囊治疗头痛,《圣济总录》地龙散主治风头痛,二者都善治头痛,配伍应用止痛之功尤胜。


天麻吸至浊之气而禀玉润明净之体最善浊中生清,善化痰浊。《本草备要》:僵蚕僵而不腐,得清化之气,故能治风化痰,散结行经;蚕病风则僵,故因以治风,能散相火逆结之痰。”天麻与僵蚕皆得清化之气,相互配伍,善于平肝熄风,通络止痛,化痰散结。痰厥头痛、肝阳头痛可恃为要药,而头痛日久不愈,风火痰瘀相结,天麻配伍僵蚕尤为常用。僵蚕善祛外风,散风热,用治肝经风热上攻之头痛、咽喉肿痛有捷效,天麻与之配伍为治疗外感头痛和风痰头痛的重要配伍之一。


张秉成《成方便读》谓:“全蝎色青善走者,独入肝经,风气通于肝,为搜风之主药。”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谓蜈蚣走窜之力最速,内而脏腑,外而经络,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”,“性能入脑,善理脑髓神经,使不失其所司”。天麻与之配伍,动静结合,刚柔相济,止痛作用迭加而走窜之弊可免。


追风散(《传信适用方》)、大追风散(《张氏医通》)天麻配僵蚕、全蝎、地龙;防风雄黄丸(《杨氏家藏方》)、黑神丹(《杨氏家藏方》)天麻配白僵蚕;太白丹(《御药院方》)天麻配蝎梢、白僵蚕;一字散(《朱氏集验方》)天麻配全蝎、僵蚕;乳香应痛丸(《局方》)天麻配全蝎、蜈蚣、虎骨、白僵蚕。


8 天麻配菊花


菊花乘秋金肃令盛开,最喜风为之疏荡,湿为之滋养,所以菊花既能肃降清疏,又兼柔润养阴之功,疏散兼能清降,凉润兼利血气。《本草蒙筌》载“驱头风止头痛晕眩,清头脑第一”。冉雪峰《大同药物学》赞菊花:其入药也,能肩重任,非同处士虚声”。菊花与天麻皆是平抑肝阳兼有补益,二者配伍相得益彰,可用于风热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肝火头痛、肝郁头痛、血虚头痛。愈风丹(《普济方》引《瑞竹堂方》)、祛风清热散

(《仁术便览》)、神白散(《医方类聚》引《神巧万全方》)、淡婆婆根汤(《重订通俗伤寒论》)、祛风清上洗药(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)、沈氏头风丸(《杂病源流犀烛》)等,方中皆天麻与菊花同用。


9 天麻配白芍、当归


白芍酸苦化阴,最大的优点在于柔润而化以芳香,芳香而含于柔润,体阴而用阳,以补为攻,以敛为开。头痛用芍药以滋肝,则肝火可清,肝风可祛,肝气可疏肝血可宁,所以《本经疏证》说:“其体阴则既破,而又有容纳之善;其用阳则能布,而无燥烈之虞。当归辛香苦温而甘润,能补血虚,能润血枯,能通血滞,能抚血乱,宜于血虚头痛及瘀血头痛,因气味偏于阳性,常与白芍相须为用。


当归、白芍皆有养血止痛功效,当归长于温养,白芍长于敛藏二者相伍有生长收藏之妙用,凡因肝阳、肝气、肝火证之疼痛,及肝横诸证,用之皆效。以白芍、当归柔肝补肝以顾肝体的方法几乎贯穿于所有的平熄内风剂中,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。天麻配伍当归、白芍,常用于血虚、血瘀、气郁、肝火、肝阳所致的头痛。


10 天麻配钩藤、怀牛膝


《景岳全书》谓钩藤“能清手厥阴之火,足厥阴、足少阳之风热,故专理肝风相火之病。”又谓牛膝“其性下走如奔……引诸药下降。”肝阳头痛用天麻配伍钩藤、怀牛膝成为现代临床中广泛应用的治法,代表方剂为天麻钩藤饮。天麻得钩藤、牛膝镇肝逆、熄肝风之力尤胜,是肝火头痛、肝阳头痛的殊胜配伍。


11 天麻配剌蒺藜


《本草崇原》:“蒺藜子坚劲有剌,稟阳明之金气……金能平木故主治肝木所瘀之恶血。”《本草正义》说:“独能上巅顶,流通脑户之风寒,为头风痛之要药。”天麻配伍剌蒺藜既能外疏风热,又能内平肝火,是风热头痛、肝火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肝郁头痛的常用药对。


12 天麻配旋覆花


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谓旋覆花“惟此味咸而治上,为中上二焦之药。咸能软坚,故凡上中二焦凝滞坚结之疾,皆能除之。旋覆花咸能入血,甘能缓中,斡旋气血,痰饮得之则消,气逆得之则顺,血滞得之则通《本草经解》:秉天春和之木气,入足厥阴肝经。”《日华子本草》:“治头风,通血脉。”

天麻配旋覆花可用于痰厥头痛、血虚头痛、瘀血头痛。


古方如四明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羌活丸(《圣济总录》)、羌活丸(《博济方》)、羌活散(《三因方》)、清上抑火汤(《何氏济生论》、都用天麻配伍旋覆花治头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